为了带货卖苹果,有网络视频团队教小女孩演戏“卖惨”,甚至给孩子滴眼药水、掐孩子;为牟利,有主播以资助孩子为名,利用公众爱心售卖假珠宝……近日,媒体曝光的短视频平台主播“卖惨”带货乱象引发广泛关注。

  通过编造悲惨故事,利用买家的同情心进行直播带货,不仅违反了诚信原则,更是有悖公序良俗。据媒体调查发现,这类直播从编剧、演员,到演员培训服务,已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剧本只要几元一份,演员是200元至300元一天……今年3月,抖音安全中心发布《“卖惨带货、演戏炒作”违规行为处罚公示》显示,仅仅一个月之内,平台已处理相关违规直播间446个,封禁违规账号33个。近日,抖音又发布第二期“卖惨带货、演戏炒作”违规行为处罚公告,永久封禁313个此类情感主播,其中包含24个超百万粉丝的账号。

  直播带货“卖惨”屡打不绝的原因之一,就是涉及部门多,定性难,不法人员违规违法成本极低。面对投诉,直播平台只是下架违规的视频号,但团队可以转移到另外的平台上,换了个马甲,继续编造卖惨故事折腾当事人,欺骗消费者。对他们而言,做“卖惨带货”仿佛找到了摇钱树,岂会轻易放弃。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表示,“我一没偷二没抢,演戏又不犯法。”

  让“卖惨带货、演戏炒作”者为自己的违法违规行为付出代价,才能让网络空间更清朗更健康。卖惨、演戏炒作式带货涉及虚假宣传,已经违反《广告法》有关规定,情节严重的还会构成虚假广告罪。2020年9月,山东临沭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直播卖惨案件,被告人借离异身份,装穷卖惨、直播骗钱,最终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罚金十万元。

  对于直播平台来说,对于“卖惨带货、演戏炒作”违规行为要零容忍,并加强事前、事中和事后监管。根据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安部、商务部等七部门联合发布《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试行)》,将网络直播营销“台前幕后”各类主体、“线上线下”各项要素纳入了监管范围。平台作为直播的提供者,应当承担行业责任、法律责任、社会责任,并且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手段,有效识别相关违法违规行为,让它们在网上没有生存空间。

  新民晚报记者方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