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制:P仔

  说到老艺术家,我们往往会想到德高望重和高风亮节,提起他们,我们总带着九分敬意,一分向往。

  但最近,有一位喜剧老艺术家却陷入了一场舆论风波中,着实让我笑拉了。谈到他的时候,大家必会略带嘲弄地说上一句:“屠嘎勇士终成嘎”。

  这位老艺术家到底是谁?

  他就是潘长江先生,AKA浓缩版韩德君。

两人的相似度90%

  潘老师到底怎么了?这一切要从头说起。

  嘎子,谢孟伟,大家都知道,这两年也是挺拉胯。虽说嘎子在影视上不见起色,但他却在商业上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他不开饭店,也不开酒吧,而是搞起了直播带货。凭借“童年偶像”的金字招牌,嘎子哥很快就有了一群拥趸,并且自组噶家军,一时间风头无两,销量赛高。

  但是,沉浸在直播间的嘎子哥已经飘了,不光想在广州塔直播要排面,甚至还卖起了“假酒”。一时间,嘎子成了众矢之的,口碑一落千丈。

  就在此时,老艺术家潘叔看不下去了,他带着长辈的谆谆教诲,在直播间里疯狂拷打了嘎子哥,劝他悬崖勒马。

  潘叔语重心长地告诉嘎子:“网上的东西都是虚拟的,你把握不住的孩子。这里的水太深,我不希望你向我学习。”

  听着潘叔的教导,嘎子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当即表示,要吃透讲话精神,反思个人作为,争当四好少年,不做金钱败类。

  正当大家感叹“潘叔众望所归,不愧是老艺术家”的时候,潘叔近期的行为却让人大跌眼镜。

  潘叔也开始直播带货了,而且也卖了酒。

  据称,在3月31日的直播中,潘叔的直播间累积观看人数达1800多万人,带货金额达1784.05万元,当场下单27.62万件。

  青出于噶而胜于嘎,和嘎子一样,潘叔带货没多久就遭到了网友的质疑:“潘叔这酒味道不对啊!”

  甚至有网友直言,潘叔带货的酒是贴牌酒。一时间,潘叔仿佛成了之前的嘎子,人人喊打。

  嘎子,直播带货你把握不住,你还年轻,潘叔把握得住,让潘叔给你露两手。

小酒一拿,头头是道

  看到这里,相信大家已经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了,为我们的童年带来了许多欢乐的潘叔潘大爷,他那“德高望重”的人设崩塌了。前脚刚劝完,后脚就开卖,老艺术家,就这?

  这场嘲讽潘叔的风从虎扑而起,逐渐扩大到了全网。潘叔劝嘎这一套,难不成是在“劝退竞争对手”?

  正如潘叔所说,直播带货水太深,稍微有点不注意,这列车就脱轨了。不知道潘叔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自己也有今天。

  说白了,黑的是眼珠子,白的是银子,屠嘎勇士最终也没能抵御金钱的攻势,立地成嘎。

  难道潘叔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吗?从他对嘎子的谆谆教导来看,潘叔是知道的。但品牌方给的太多了,没有人能逃过真香定律。

  只要钱到位,啥活儿我都会。一来二去,如果带货团队的审核没管严,劣质产品浑水摸鱼是必然的事。

  潘叔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出来搞钱,为什么他要冒着招牌被砸的风险来蹚直播的浑水呢?

  2019年,我国直播带货规模高达4437.5亿元,2020年,这个数字迈过了9000亿大关。如此增幅巨大的市场,让人看到了这个新兴行业的潜力。其中,一夜暴富的商业奇迹数不胜数。

  2020年5月14日,出演过张纪中版《天龙八部》的刘涛下场直播。在当日直播中,刘涛带货销售额近1.5亿元,观看量达2100万人次。

  演员朱梓骁,2009年出演《一起来看流星雨》进入大众视野,从此之后不温不火。尽管演艺事业不如意,但朱梓骁在带货战场上可是越战越勇,多次单场过千万大关。

  成功案例在前,这让娱乐圈的明星们摩拳擦掌,演艺圈打拼多年的他们,常年曝光在公众目光下,本身就自带流量,下场直播那不得赚个盆满钵满?

  但是,你别以为这钱就是树上的果子,谁都能摘。

  非也。

  曾一度是中国喜剧流量头牌的小沈阳,虽然近几年名声有所下降,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直播带个货还不是手到擒来?

  结果,他当晚仅卖出了20单,其中还退了16单,尽管全力叫卖,但业绩惨不忍睹。

不差钱,所以大家也就别买了

  还有歌手叶一茜,带货战绩也是不忍直视,一顿操作猛如虎,成交不足2000块。

  只见过贼吃肉,没见过贼挨打,直播带货是要下硬功夫的。很多人认为只要明星人气够高,火力够旺,就能够场场销售爆红。

  明星本人的亲和力和选品,才是直播带货的两大关键。

  比如潘叔,每年仅仅在各大晚会上露个脸,影响力已经不同以往了,但是潘叔的带货战绩如何,前文中的数据足够有说服力。

  在4月10日的直播中,潘叔继续开花,上线播了快5个小时,累计观看量有近1400万人次,收到21.11万元的直播打赏,总带货金额达到2599.4万元。

  如果算上坑位费+各种提成,潘叔一晚上收入近千万,这钱可比吭哧吭哧拍部戏来得快多了。

  潘子带货的广度,也是全产业式的。从床垫、辣条、四件套,到T恤、枕头、奶香梨,甚至还有按摩椅,价位从0.9元到5900元都有,主要售卖的就是居家产品。

  潘叔的财富密码很简单,就在于他的受众定位上。

  潘长江真正在演艺上活跃的年份,是1990~2010年这二十年。那些年,他不仅电影电视拍得多,还常常上春晚,是全国人民的开心果。

  在潘叔的直播间里,男粉占比已经超过76%,其中30岁朝上的占比高达57%。

  进入潘叔的直播间,我们随意点开几个粉丝的主页,就发现这些老铁们的年龄处于30~50岁之间。

  这个年龄段的人,手里都有点钱,信息接触面也比较窄,再加上潘叔的名人效应,他们愿意从潘叔这儿消费。

  这也得到部分虎扑老哥的肯定,有人说“他太适合做这个直播了,自己老丈人也下单了”。

  此外,潘叔的居家选品,也与这个年龄层需求完美契合。如果潘长江带货的是潮牌美妆,那绝对没人消费。

  潘老师东北老街坊式的亲和力,也格外让人上头。从他直播间的弹幕里可以看出,除了少数几个念梗嘲笑潘叔的人之外,很多人都是来潘老师这里消费的。

你整不明白,让潘叔整

  想想潘老师,已经归属过气之列了,现在还有此等成绩,不得不说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很多明星带货翻车,其实都是高估了自己,没有准确找到自己的定位。以为自己是过江龙,其实只是条毛毛虫。

  赚钱嘛,不寒碜。但是吃相好不好看,真是一门艺术。

  说起吃相难看的案例,中美合拍的六老师可算一绝,无时无刻地消费自己,如今已经被众多网友玩得“发烂发臭”了。

六小龄童吃相糟,中美合拍惹人嫌。

  相比之下,潘叔刚开始算比较诚恳,其实早在去年11月,潘子就已经带货了。

  而且还曾一度与辛巴“梦幻联动”,说辛巴是他全网唯一的干儿子。

嘎子喊潘叔,那是不是该喊辛巴一声:“好哥哥”?

  当时大家也都怀着敬佩的眼光看着潘叔,认为老艺术家就算到了互联网上,也照样能呼风唤雨。能让巅峰时期的辛巴认作干爹,也是相当有排面了。

  可潘子如今怎么就落到如此下场了呢?其实,大家看不惯的不是潘子直播带货,而是他“当嘎子立牌坊”的行为。

  解嘎还需系嘎人,在嘎子的直播间中,就有网友呼吁嘎子“劝劝潘子吧”。但嘎子却略带无奈地表示:“我劝不了潘子,我谁也不劝,我只能管好我自己,家人们。”

  如今,嘎子也幡然醒悟了,自己还是太年轻,演技这方面,还得是老艺术家。于是,他结束了自我管理,“王者归来”。

  4月17日,嘎子连战三场,以带货1602万元的成绩,超越了4月16日仅带货610.46万元的潘子。

  前有潘叔教育嘎子,那现在的潘子又有谁能教育得了呢?

  我想,是时候出现一位比他资历更老的“老艺术家”了,重演疯狂拷打,潘子以泪洗面,发誓改过自新,

  设计/视觉:小李老师

  酷玩实验室经授权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