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网线、一块屏幕、一部手机,连接起了直播内外的两个世界。随着直播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人被直播改变了生活。据相关数据统计,2020年全国重点监测电商平台累计直播场次超2400万场。这其中不乏各路明星、网红以及企业高管等。上饶的直播公会是怎样运作的?主播们又是如何看待这一份职业的?近日,记者来到江西巨融网络传媒有限公司,了解关于网络直播的那些事。

“直播公会是一种双赢的模式”

  3月29日,在位于上广公路与七沙线交叉口的江西巨融网络传媒有限公司里,一个个直播间里聚光灯亮着。成立于2015年初的巨融传媒,目前旗下签约艺人1000多人。公司依靠其专业的包装运营体系,为艺人“量身定制”,包装培养跨界艺人和主播。

  “我们是一家直播公会。直播公会,对于直播行业来说相当于小型的娱乐经纪公司,主播相当于明星。公会主要工作就是挖掘主播、培养主播、包装主播和推广主播。主播赚钱了公会也就赚钱了,是一种双赢的合作模式。”巨融网络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向民告诉记者。

  对于如何选择主播,黄向民的回答有些出人意料。“很多人以为当主播的标准是年轻漂亮,其实不是的,不同年龄段都有自己不同的特色,比如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可以分享潮流和时尚,二十多岁的可以展示才艺,三十多岁的可以分享工作、婚姻生活,四十多岁的可以分享自己的生活阅历,哪怕是挫折经历等等。对待直播这份工作的态度和互动、沟通能力,是我们最看重的。事实上,我们倾向于培养25—35岁的主播,因为他们更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对待工作也更认真负责,并且有激情和拼劲。”

  对于初入公会的主播,公司会进行一系列的培训。“首先是基础能力训练阶段,主播对直播能有一定的认知,能够面对镜头,并且可以输出一定的内容。然后是能找到适合自己风格的产品类目,以及对自己所推荐的产品有较为专业细致的了解,比如能够快速把一款产品的卖点提炼出来,完成基本的包装。最后就是输出的过程,也就是基于前两个阶段的结合,把自身的流量积累起来之后,进入流量转销量的阶段。”黄向民介绍道。

“直播是互相陪伴的过程”

  3月29日,主播盛玉菲正在为晚上的直播做准备。这个2000年出生的姑娘,从事直播已经有4年了。“一开始,只是自己的兴趣爱好,平时喜欢在直播间里和大家聊天互动,唱唱歌、跳跳舞,慢慢生出了一个念头‘当一名主播’。我是2017年来到巨融传媒公司的,一开始也不太了解直播公司,但是来了之后,在这里学习专业的舞蹈、化妆、聊天技巧等,开始知道‘这不仅仅是一份兴趣,更是一份职业’。”

  因为来的时候年纪小,盛玉菲在公司里被叫作小不点。几年来,她几乎不曾中断直播,每天都要在直播间里与粉丝聊上一会。“这个行业粉丝流失率很快,如果几天不来,粉丝可能就去其他直播间了。在我看来,直播更像是一个相互陪伴的过程,在聊天互动的过程中,他们陪伴我,我也治愈他们。”几年的坚持下来,盛玉菲也改变了家人最初对直播的看法。“一开始父母都觉得主播不是稳定的工作,总想让我换个工作。现在他们都是我的粉丝了,我爸每天准时在直播间里看我直播。”

  “在直播的过程中,我慢慢找到自己,也变得越来越自信了。对大多数人来说,我们这个行业只要努力就会有收获。”和盛玉菲一样的,还有广丰女孩小美。对她而言,直播是一个遇见自我、发现自我的过程。“小美刚开始做直播的时候业绩总是不好,很多人都想劝她放弃,但是她拿出了一摞笔记本,里面详细地记载着自己每一场直播,有多少粉丝,粉丝大概什么时候会流失……慢慢地她越做越好,让我们所有人都刮目相看。”回想起小美的成长变化,同事们评价道。

“希望帮助本地品牌‘出圈’”

  2008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黄向民接触到了直播行业,没想到一做就是十几年,也见证了直播行业从1.0时代迈入5.0时代。“在1.0时代,直播主要是网站上的多人语音视频,到了2.0时代,开始出现yy语音等网页版直播频道,到了2016年,直播进入3.0时代,出现了花椒、斗鱼等移动端直播软件,等到直播进入4.0时代,开始强调直播的垂直性,到了5.0时代就更加强调多元化……”黄向民向记者娓娓道来直播的发展历程。

  面对新的直播环境,黄向民也调整了公司发展方向。去年,在上饶高铁经济试验区成立了以直播带货为主要内容的谦佳传媒公司,把发展重心放在了为上饶本地产品的带货上。

  记者来到谦佳传媒公司,货架上整齐摆放着婺源绿茶等上饶本地农副产品。黄向民一边展示,一边介绍道,“今年我们的目标是打造真正属于我们上饶的直播带货公司,充分调动本地的人、货、场。目前我们已经在和饶商、邮政、邮乐购、上饶农副产品协会合作,挖掘上饶12个县(市、区)的特色好物,希望通过直播的方式让上饶特色商品走出去,帮助本地品牌‘出圈’。”(记者戚虹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