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总票房超8亿而破纪录的清明档上演着“几家欢喜几家愁”——《我的姐姐》收获超4亿票房的同时,papi酱主演的《明天会好的》则相当惨淡,票房才2600多万。这些年,网红转型当演员很是风生水起,然而超级“网红”papi酱全网粉丝量超3000万,在片中还献上了银幕初吻,竟也没能助力票房。另一方面,有些无戏可拍的演员则纷纷反向下海直播当网红,带货能力虽然充满泡沫,但依然乐此不疲。这个演艺圈的“围城”现象耐人寻味。

  【围城外】

       网红前赴后继进演艺圈,卡在演技而易“见光死”

  记者看到,电影《明天会好的》的豆瓣分目前为5.6,其讲述的是一个北漂青年的爱情故事,剧情很俗套。穷困潦倒、合租、与合租室友日久生情,这一个个毫无惊喜的情节组成了这样一部电影。流水账似的剧情,让人无法直视,而且电影主题也被很多观众指责为“贩卖焦虑”。

  在短视频的异军突起时,papi酱凭借爆款短视频成为了人们口中的大网红。“集才华和美貌于一身”这句话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是她每条视频的开场白。从流量上看,papi酱坐拥千万粉丝,其影响力可见一斑,自然就吸引了不少影视剧资本的关注,在2017年,papi酱就首度参演了吴君如导演的电影《妖铃铃》,但其豆瓣分为4.2。而这次电影《明天会好的》是papi酱首次担任女主角,毕业于中戏的她,虽是科班出身,但专业是导演而不是演员,所以papi酱依旧是个电影新人。有网友点评说,这部电影剧情如此俗套,如果papi酱的演技能不那么尬,也许能挽回一些。

  近年来,演员这个行业的构成有了很大的变化,不少网红向演艺圈进军,比如何蓝逗、摩登兄弟、辣目洋子等等。

  “摩登兄弟”刘宇宁转型之路是从网红到歌手,再到演员。不少人都还记得他不仅在酒吧、火锅店驻唱过,还在寒冬的街头直播到深夜过。他2017年转型当演员,参演了《罗曼蒂克振兴史》、《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终极笔记》等影视剧,不过也没有什么大水花,近日热播的古装剧《长歌行》中,他饰演高冷杀手皓都。不少网友客观点评表示,从剧中表现来看,他在演技上还是有所欠缺的,比较难能可贵的是,他在全剧都是原声台词。

  再比如辣目洋子,当她站上《演员请就位》的舞台时,很多观众都以为她是来搞笑的,可当她的《小偷家族》表演结束后,就连一向以犀利点评著称的尔冬升也都给了节目开播以来的最高评价。不少人以为辣目洋子是科班出身的演员,其实她因一个模仿视频而爆红网络,后来成立工作室打造原创视频,这些年也拍过不少影视剧,如《胖子行动队》《生活大爆炒》等。

  另外,何蓝逗因为电影版《最好的我们》而受到关注,和陈飞宇搭档的“耿耿于怀”,反响平平,观众对其演技也是褒贬不一。“武大校花”黄灿灿毕业之后也转行当演员,一开始出演《泡沫之夏》的女主角时,也被说演技太差,台词功底也不太行。白鹿当网红时还有可爱的小虎牙,转行当演员后辨识度下降了许多。宋伊人在《奋斗吧少年》中是女主角,但是网友普遍认为她演少女有些别扭,每次都一脸委屈巴巴的,看着有点尴尬。前段时间,章若楠曾经因疑似担任顶流蔡徐坤MV女主一事被送上过热搜,不过章若楠因为拥有“初恋脸”标签和强大的影视资源,搭档了许光汉的电影《你的婚礼》,有李易峰在的电视剧《号手就位》。近期还有网友曝光了网红彭十六拍摄古装剧的路透照片……

  随着短视频平台和网红孵化公司的崛起,网红已经从现象变成了产业,个体“生命”周期不断缩短,一个个求生存的网红正在努力扎进演艺圈。然而,网红盲目转型进军娱乐圈,在演技和实力上也不乏争议,很容易泯然于众。

  【围城内】

   明星反向下海当带货网红,“翻车事故”多且交易冷清

  有趣的是,就在网红们前赴后继冲入演艺圈想要分一杯羹的同时,演员们却开始现身各大直播间。有网友笑称,如今最常见到明星的地方不是综艺,也不是影视剧,而是卖货直播间。

  明星自带粉丝,不少明星下海改做网红。2020年以来,柳岩、王祖蓝、李湘、吴亦凡、关晓彤、汪涵、朱丹、刘涛、陈赫、叶一茜、小沈阳……据估算有超过百位明星试水直播带货。不少明星还将直播带货当作副业,甚至主业,比如刘涛担任了淘宝聚划算“百亿补贴”代言人,陈赫签约抖音直播,张庭、林依轮、吉杰、李湘等都成为了带货主播,一派红红火火新气象。

  再比如此前热播电视剧《琉璃》中的朱梓骁如今也成了带货主播,他本人还回应表示,“自己已年过三十,没有感觉到网红就是低人一等,每一个努力工作的职位,都会受到重视。”

  表面上看,明星直播间的观看人数都相当可观,可是明星报价高,粉丝转化率低,也成为了不少商家的痛点。曾有商家爆料“花80万请了李湘,结果五分钟直播李湘没有卖出去一件货”;叶一茜直播带货卖茶具,90万人观看,仅成交2000元;小沈阳直播卖白酒,下单20多单,退货16单;吴晓波直播时某款奶粉只卖出十五罐。

  明星带货“翻车”事故也多。叶一茜曾发文坦言,“我没有销售经验,所以就采用最笨的方法,每一件产品,自己试用,每一个食品,自己品尝”,这次之所有茶具的销量不好,是因为选品的失败。李湘卖货有一个特点就是用词夸张,夸张到曾在315被被官媒点名批评违反了广告法。汪涵在首场直播中问出了“什么是包邮”的惊人一问之外,直播当天成交1323台家电,退款1012台,退货率高达76%。陈小春直播带货,买的金条、玉器、首饰等物品多是9.9包邮,但粉丝收到货后发现是不值钱的塑料片,申请退款还被拒绝,陈小春方对此也没有回应……

  究其原因,一方面,明星对直播的运营规则不够熟悉,带货的定位也不够清晰。另一方面观众的标准越来越高,消费者也不会看脸下单,靠着演艺事业积累的粉丝并不会全部转换成直播间的消费单,也因此才出现了热热闹闹的直播观看量和冷冷清清的下单交易额。

  【多说一句】  网红和明星的鄙视链消失了?

  这几年,明星与网红,总是同时出现。此前,网红的地位似乎一直处于明星下位,鄙视链是存在的,而现在,角色可以互换了。“城内的网红想出去,城外的明星想进来”的“围城”局面不知不觉地形成。

  一方面,一大批网红有了资本后,意识到“网红”的身份不足以支撑长期规划时,就不得不选择进行跨界和破圈,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拓展除了短视频和社交平台外的更多元的机会,从而来延长自己的职业生命,这些转型之路中的一条就是试着向影视明星转变,开始千方百计地参加各种综艺、选秀节目和影视剧拍摄。

  而另一方面,一些明星的商业价值被压榨后,开始寻找下沉市场,电商直播成为全民现象后,他们看到了网红带货的红利,都跃跃欲试下海。从一线明星到十八线开外的小艺人,在不断打破带货主播的边界。像薇娅、李佳琦的直播间,甚至成了明星们的人气得以体现的重要地界。而今,“带货能力”也成了当今明星身价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可见,“带货主播”成了一个充满玄幻的职业。它让本是鄙视链两端的网红和明星这两个职业结合起来。然而,网络知名度终究不是票房号召力,网红转型之路如升级打怪般坎坷;明星接地气直播,本是宠粉圈粉的一个补充手段,但常见各种“事故”,所以说,这两者的转型壁垒还是相当高的。

  术业有专攻,不管是网红进入影视圈还是明星进入直播圈,与其是想要慌忙上车赚个快钱,最后人仰马翻人气受损,还不如带着一份专业的精神投入,网红磨炼演技,而明星真正接地气地钻研带货规律,或许能闯出一片新天地。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孔小平

  实习记者 沈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