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100天后,辛巴终于复播。

  复出前,单膝下跪回归、百万灯光秀造势、5万小米手机引流、客单500万戒指……一套操作下来,排场十足。

  “努力”也有回报,数据显示,本场直播13小时,共上架106件商品,总销售额达20.43亿,总销量1598.79万。

  然而,纵使这次回归实属不易,可惜江湖已变,经过媒体点名批评、行业监管力度加大、平台“去中心化”,直播进入2.0时代。

  辛巴可能还是那个顶流主播,快手却不再需要“直播一哥”了。

  

  为复出,大动干戈

  事实上,封禁复出这事,辛巴已是个中老手,贼有经验。

  去年4月,其家族与另一势力散打哥互撕,双方从快手骂到微博,场面一度失控。

  最终双方均被封号,退出直播一个多月。

  随后,辛总借此狠狠“虐”了一把粉,徒弟们轮番在直播间痛哭,势要“顶起一片天,给辛选用户一个家”,老铁感动涕零,回归首场贡献出10亿销售额。

  此役过后,辛巴粉丝量彻底压过散打哥,荣登快手一哥。不瞒大家说,这波逆向吸粉思维我只在娱乐圈见过。

  回到本次“燕窝事件”封禁事件,不难从中发现相似之处。

  明明2月21日账号就解封,辛巴却不着急回归,反而频繁出现在其他大主播直播间内,时而客串,时而连麦,全程不露脸,但存在感满满。

  徒弟们直播时,还有意无意提起师父动态,甚至泪洒直播间。

  

  3月上旬,辛巴又在徒弟直播间透露,计划3月底或4月初开播。

  接下来就是高调造势:花费数千万买曝光度;在线下多个城市地标建筑投屏;上海外滩上演无人机灯光秀,摆出“辛选用心选”“你们在心就在”“相约327”等字样;在短视频预热中,不是90度鞠躬、单膝下跪,就是在鲜红色的超跑前铺满5万部手机。直播前一天,还花大价钱承包快手和微博等平台的开屏页面,牌面不可谓不大。

  

  有意思的是,2月26日河南省消协举行媒体通报会时表示,希望平台对辛巴团队账号永久封停,不只是60天而已。随后人民日报官方公众号也转发了该新闻。

  但各方还来不及跟上封停热度,“辛巴复出”就已炒得沸沸扬扬,耐人寻味。

  快手,不要“一哥”

  辛巴家族把“再辛巴化”提上日程,快手却在加快“去辛巴化”。

  众所周知,快手以往与主播联系甚是紧密,圈起的私域流量,让平台成为一个黏度极强的老铁社区,带来超过65%以上的复购率。

  作为带货一哥,辛巴曾是平台重要依仗。

  根据公开数据,2019年辛巴家族直播带货总额高达133亿,快手招股书显示电商总销量额为596亿,也就是占到整个平台的25%。

  家族模式能自成一片流量森林,但马太效应可能打击其他主播积极性,造成流量更加集中,长期以往,平台必然难以管理。

  

  一脚踏进IPO的快手意识到,如今的家族生态,不仅对平台收益不高,更有“诸侯割据”风险。

  不过,想削藩就得先给自己加码,降低头部主播的绑定程度。

  于是,从2019年起,快手引入MCN机构、扶持腰部主播、开设商家号、请来明星做代言……

  平台态度也体现在数据上,2020年电商销售额突破2000亿,辛巴家族10位主播累计贡献65亿,占比大幅降低。

  

  100天,对普通人来说不过是3个月,但辛巴之类头部主播而言,就是真金白银。

  停播这段日子,快手拿下“短视频第一股”,将逐渐走向正规化,伴随着监管收严,直播带货的野蛮时代已然结束。

  辛巴或许还是顶流辛巴,却不再是代表平台的“快手一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