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记者 管丽丹 丁波

  疫情阴霾笼罩下的2020年,直播带货成了不少电商升级的突破口。

  但风口之下,行业乱象频出:辛巴带货燕窝是糖水、杨坤黄圣依直播带货没产出、罗永浩羊毛衫遭打假……一系列恶性事件将直播带货推向了舆论漩涡。

  今年315期间,市场监管部门和各地消保委也将直播带货作为重点关注对象。国家市场监管管理总局数据显示,过去一年直播带货的投诉量同比增长三倍多。

  直播带货投诉同比增长357.74%

  3月12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2020年受理消费者投诉举报咨询的总体数据显示,全年共受理了2130.32万件投诉举报咨询。其中,网购投诉举报203.32万件。

  网购中,爆火的直播带货成了重灾区。2020年,全国12315平台共受理“直播”投诉举报2.55万件,其中“直播带货”诉求占比近8成,同比增长357.74%。产品质量疏于把关、使用“极限词”等引导消费者冲动消费、售后退换货难以保障等问题层出不穷。

  各地消保委也不断曝光直播带货中出现的产品质量问题。

  上海市消保委称,某平台“优米佳家纺”直播间所售的羽绒被做工简陋,经检测机构检测,该款羽绒被的绒子含量仅为4.4%,与国家相关标准中对羽绒被的定义严重不符,敦促平台对该商铺予以严肃处理。

  浙江省消保委也对网络直播平台中销售的羽绒服进行抽检测试,发现了不少问题。例如,在某平台古映旗舰店购买的一款藏青色印花羽绒服,实际含绒量未达50%,不符合国家标准;某平台网店的FFAN品牌羽绒服明示纤维含量含有聚酯/锦纶复合纤维,而实测并无。

  网红主播卖假苹果手机,被消费者告了

  直播带货引发的消费纠纷背后,是大量利益受损的消费者。为了维护自身权益,有消费者通过法律途径叫板直播播主。去年9月,裁判文书网上公布了一起直播销售山寨苹果手机案。

  法律文书显示,2019年5月,青岛人王林林在快手平台上观看一场直播时,看到有数十万粉丝的网红主播许智怡要转让自己的iPhoneXsMax256G。相比于一万多的原价,主播给出的价格只需四五千元,“美丽”得让人无法拒绝。

  王林林按照主播的提示添加微信后,双方约定交易价4000元。但很快王林林发现,这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山寨苹果机。他坚持要求退货却遭到了拒绝,主播还直接将他拉入黑名单。他从青岛去成都找主播当面理论未果,一怒之下将许智怡告上法庭。

  2020年9月底,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判决,主播许智怡出售假冒手机的行为构成欺诈,判决许智怡退还购机款4000元、赔偿王林林12000元及合理维权开支。

  普通网红的直播靠不住,明星直播也照样翻车。

  去年12月,罗永浩“交个朋友”直播间销售的“皮尔卡丹”羊毛衫被曝出是假货。直播间信息显示,市场价688元的羊毛针织打底衫,当晚直播价是令人咋舌的79.9元。

  与主播许智怡将消费者拉黑不一样的是,罗永浩团队接到消费者反馈后迅速做出反应。他们回购了五件羊毛衫,分别送交两家专业机构检测,其中一家的检测结果显示,送检产品为非羊毛制品,也就是假冒伪劣产品。

  罗永浩团队认为,问题根源来自上游供货方——上海囿寻科技有限公司和桐乡市腾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涉嫌伪造文书和涉嫌伪造假冒伪劣商品,涉嫌蓄意欺诈。

  事发后,“交个朋友”立即启动赔付方案,对2万多名购买这款羊毛衫的消费者代为做出三倍赔付。

  关于直播带货的干货

  对良莠不齐的直播带货,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金台律师事务所主任皮剑龙曾表示,应厘清法律法规中关于直播带货的各主体责任,加强对网络市场的监管,提高准入标准,完善诚信评价机制。

  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在央视315晚会现场发布的《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对直播带货也已经有专门要求,包括经营者应当以显著方式展示商品或服务的具体信息,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应保存直播视频不少于三年等。

  浙江省消保委副秘书长韩志斌(右)走进林依轮直播间

  各地消保委也为消费者提供了诸多切实建议。

  其中,安徽省消保委2021年1号消费提示发给了“直播带货”,其建议中包括,谨慎选择交易平台及经营主体。“消费者要尽量在官方旗舰店或知名主播的直播间购买商品,这些直播间的可信度相对较高,可以适当降低买假风险。同时要认真查看经营者在直播平台的公示情况,查看其是否有营业执照,如果平台没有公示商家营业执照,建议最好不要购买其商品或服务。”

  浙江省消保委副秘书长韩志斌还走进林依轮淘宝直播间,给消费者带来诸多干货。比如,他特地提醒,主播也应主动学习法律法规,真实、全面、准确的对商品进行宣传推广,不得夸大或隐瞒商品信息,不得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现场说明和演示,在直播中,涉及“最佳”“第一”等用语都是不合乎规定的。

  编辑 郭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