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株洲服饰产业在疫情冲击下逆势上扬,成为该市第二个千亿产业。芦淞区直播经济的崛起,为传统服饰产业注入活力。从“触网电商”到“区长直播带货”,再到“线上超级芦淞服饰节”,电商销售已占芦淞市场总销售额的30%。善于捕捉商机的芦淞服饰人,再次捕捉到了市场的“蓝海”。

带出营销新渠道

“家人们,这是今天直播的二维码,一会儿咱们直播间见。”

3月11日9时55分,芦淞区华丽女装市场,店主王雪在微信群里发完这段话后,把手机夹在三脚支架上,对着镜子整理衣服和发型,准备在手机屏幕前“开门迎客”。

参与直播半年多来,王雪已经有2万多粉丝,每天直播6个小时左右,销售额超过3万元。

从实体店铺到直播卖货,并不是王雪独辟蹊径。记者走访芦淞市场群各大服饰专业市场,从事“直播带货”的商户比比皆是,电商直播已在芦淞遍地开花。

“芦淞服饰市场群的物流很发达,商场鼓励商户做大做强电商直播。现在,我的直播销售额已占到总销售额的近四成。”华丽市场商户江梓萍说,大家都对在芦淞发展电商直播很有信心。

以华丽女装批发市场为龙头,加上强大的配套物流能力,以及38个服饰专业市场支撑,芦淞已然成为全国服装商贸产业的“直播高地”。

目前,芦淞区集聚电子商务企业1400余家,超过2万名主播各显神通直播“带货”,去年销售额达36.6亿元。

带出制造新水平

直播带货,体现的是销售端的创新成果。芦淞服饰全面触网飘红的背后,是全产业链多年深耕积累的爆发。

2020湖南服博会暨芦淞服饰节,成功举办了第一届湖南服饰直播大赛,参赛的1000家商户,在抖音平台7天时间“带货”突破1亿元,“超级芦淞服饰节系列话题”播放量突破2.1亿次。

比赛中,全网拥有2000余万粉丝、年直播带货能力超过20亿元的本土头部网红“衣哥”,以3100万元销售额斩获“最强带货王”。本土原创设计师马乖,以400万元销售额荣获“最佳原创品牌”。

销量暴增,意味着短时间内大量出货。一场活动下来,商家们感受到的不仅是直播的火爆,还有供给的压力。

“电商直播,可以火爆到一场直播把货卖完。如果产品资源不强大,就会出现无货可卖的尴尬局面。”芦淞服饰头部企业艾蒂佳佳负责人龙立勇说,下游销量上去了,倒逼上游研发设计与生产紧紧跟上,否则直播就成了无源之水。

芦淞区白关服饰产业园二狼狐轩厂房里,不仅生产加工实现了智能化流水线作业,快速分拣打包系统更是让该公司在供给端如虎添翼。一天12万件服装的发货量,让主播们放心带货。

“我们对直播订单反应快速到什么程度呢?直播结束统计数量,次日早晨生产中心接到数据,7个小时即可完成生产和流通。”二狼狐轩服饰董事长胡轩说。

“直播带货无法事先预计销售量,提前生产又有积压库存的风险,快速反应能力就决定了商家在直播行当的竞争力。”芦淞区委书记王建勇说,电商领域的直播业务将会更加高频、更加细分、更具整合能力,这将快速推动服饰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

带出品牌新形象

“直播给我们带来的变化太大了,一年来通过直播,销售额已突破1亿元,最重要的是品牌得到极大提升。”芦淞素白服饰创始人马乖说,经历一年直播,曾经的小众品牌,如今声名大噪,生产供不应求。

在马乖看来,“直播经济”下的产品精准定位,成为素白服饰的核心竞争力。她说,通过直播与消费者面对面交流,获得更多、更有针对性的服装设计思路,这些符合粉丝预期的思路变成图纸、制成衣服,自然大受欢迎。

芦淞区纺织服装工业底蕴深厚,是全省50大重点培育产业之一。38个专业市场从业人员超过10万,2000多家生产企业,全国每4条女裤就有一条产自芦淞。2020年,该区服饰产业总规模超过700亿元。

“宁波拥有杉杉、雅戈尔、培罗成等诸多服饰品牌。芦淞服饰市场4000多个国内外知名品牌,却鲜有属于芦淞自己的,怎么突围?”芦淞区区长杨晓江说,“直播”打通了与消费者的最后一公里,以品质和高性价比打响原创品牌,改变了原来企业无法承受的重资产开店、大投入广告宣传模式,带出了一条芦淞服饰原创品牌崛起之路。

在天泽华丽女装服饰市场,一个2000余平方米的网红直播基地已经投入使用,并对经营户提供一对一主播免费直播培训、驻点协助直播等孵化服务。衣哥严选直播基地、吸引力直播基地、智联创园直播基地等集聚度高、规模效应明显的创业创新孵化器、电子商务示范园的建成,对盘活本土品牌资源具有重大作用。

今年,芦淞区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要打造直播经济示范基地,建设选品中心,吸引MCN专业服务机构和相关培训企业入驻,引导产业链上中下游环节良性互动,形成良好产业新生态。推动服饰产业品牌化、智能化、数字化,融入发展新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