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璟璟

  近日,浙江省消保委对一批网络直播平台中销售的羽绒服进行抽检测试。结果30个批次的羽绒服中,有24批次的测试结果存在不达标的情况,占比达到80%。这批羽绒服全部交由专业的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检测。检测机构就消费者关心的纤维成分含量、甲醛、充绒量、羽绒含量、蓬松度等十几项主要指标进行检测后发现,羽绒含量不足、充绒量不做标明,或者标明不清等情况十分普遍。(央视)

  “直播平台羽绒服抽检8成不达标”,比例之高令人咋舌。而在此之前,直播间带货翻车事件一贯连续不断,涉及的商品种类众多,存在的问题也是各式各样。综合来看,这已经很难视作是偶然的、孤立的事件,其背后的深层次共性因素,必须充分重视才是。

  需要说明的是,电子商务,一开始并不是直播平台的主业。“直播平台卖货”,属于是跨界拓展,是来抢头部电商平台蛋糕的。一方面,其很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另一方面,由于这一细分行业尚处于野蛮发展期,故而存在一定的“监管滞后”。种种现实原因决定了,“直播平台卖货”隐患重重、乱象丛生。

  事实上,在传统电商平台的发展初期,也有过一段混乱期。如今,直播平台式电子商务,不过是把故事重演一遍罢了。唯一区别的,如今行业狂飙与监管补位之间的“时间差”,较之以往要缩短许多。特别是,近一两年来,针对“直播平台带货”的专门性管理办法,以及高频次抽检,正对整个行业构成越来越强的约束力。

  可以预见的是,“直播平台羽绒服抽检8成不达标”,诸如此类的恶劣状况,有望在较短的时间内得到改善。从突破性的新事物,到逐步成熟化、稳定化,随着整个监管框架的建构和生效,直播直播平台式电子商务的蛮荒时代,终将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