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直播带货已经成为一种时尚,

  10秒售罄百万、3分钟带货上千万、6小时过亿……

  非凡“战绩”让不少商家蠢蠢欲动,

  但正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直播带货这个行业也有暗滩和潜流。

  近日,家住平度的刘先生向

  FM107.6《城市晚高峰》“城市大家帮”反映,

  自己签约了某平台的直播带货,

  却感觉入了坑!

  想直播带货先交3万元,我被坑了吗?.mp300:0002:27未加入话题

  刘先生是一家合作社的负责人,主要经营芹菜,

  2020年年初,他有过一次直播带货的经验,

  通过宣传推介,最高的一天卖了230多单。

  尝到了甜头后,想要继续下去。

  刘先生选择了一家自己信得过的平台,

  并与其服务企业青岛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协议。

  

  刘先生:“当时跟我们说不需要任何费用,资质有了就不用费用,说是帮着我们设计货物和店铺,先让我们交一万六;后来又让我们交一万块钱,说是作为直播费,可以给我们直播带货。”

  

  

  16800元店铺装修运营费+1万元直播费,

  刘先生当场刷卡支付给对方26800元,

  回家后,刘先生仔细看了看,

  却发现了合同里的一些细则。

  比如,一万块钱的直播费用只是一场,

  时间在一到三个小时,

  销量、客流都没有在合同里写明。

  刘先生感觉没底,就给对方打了个电话,

  这一打不要紧,对方说,

  还要交四千块钱的质保金。

  

  科技公司傅女士:因为这个保障金四千块钱是交给(京喜)平台的,不是给我们,不是消费的费用,做电商的都有,哪天你不做了,这些钱还可以退出来。就是万一你的店有什么问题,平台可以作为赔偿的费用。

  

  前前后后交的钱加起来超过3万元,

  还不保证带货效果,

  刘先生觉得自己接受不了,

  不想直播带货了!

  

  

  记者从刘先生提供的合同上看到,这是一份典型的“制式合同”,甲乙双方的权利义务基本都是固定模板。随后,在记者的调解下,商家愿意将一万块钱的直播费用退还给刘先生,而刘先生方面也愿意缴纳四千块钱,继续在京喜平台上卖菜,双方重新签订了合同。商家表示,他们将会努力帮刘先生搭建电商平台和后期运营。

  

  记者了解到,持续火爆的直播带货,理想情况是,消费者、商家、达人三方共赢,然而现实往往是,三方互坑。对消费者来说,直播存在虚假宣传、售后无门等陷阱,往往“剁手一时爽,维权火葬场”;对于商家来说,很多带货达人不靠谱,号称百万粉丝却只有个位数成交,商家交了大笔“坑位费”却给自己挖了坑。在2020年8月28日国新办发布会上,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洪天云在介绍消费扶贫行动有关情况时,提醒“直播带货要算好经济账”。洪天云表示,目前发现少数地区请名人大牌直播带货,最后算账下来,直播带货请名人花的费用和直播带货以后的效应不成正比,成反比,花了好几十万、上百万,最后直播带货的销售才小几十万,这个账怎么算算不过来。记者提醒:无论是通过直播带货买东西还是卖东西,都要擦亮眼睛,签合同前尤其要看仔细,把该问的都问清楚,不要签了合同再后悔,保护好自己的合法权益!你遇到过直播带货的问题吗?你有哪些看法和建议?留言区等你!青岛新闻综合广播《城市晚高峰》记者:亚诚、王乾

  

  星标新闻君

  每天看好文

  

  点完在看再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