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刘克丽李蓬阁

目前中国共有4.4万家直播相关企业,而今年以来相关企业新注册量已达到2.3万家,这一数据同比增长了476%。在经历了爆发式增长和频繁翻车之后,直播带货进入冷静期。

与平台的博弈加剧

直播带货的效益是毋庸置疑的,蛋糕很大,怎么分蛋糕和谁来分蛋糕一直是个问题。快手今日在万千瞩目中登陆港交所。快手此前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在2020年第三季度,根据第三方平台数据显示,辛巴家族电商流水仅占快手电商当季GMV的6%,远低于2019年的25%。

直播平台不可能将赌注压在头部主播身上,而已经功成名就的直播带货顶流们正在酝酿如何建造私域流量。

流量不可能停在主播身上

流量集中在一两个主播身上是不健康的,这是平台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因此各大平台削弱顶流转而扶植中腰部主播是必然的。当我们去观察B站甚至娱乐圈的粉丝经济时,发现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并不适用,在多元化的平台中、升级成知识精细化的、三观正能量的主播才能拥有未来的流量。

直播带货没有常青树

顶流主播的时间是有限的,在跨界和破圈盛行的互联网文化驱使下,功成名就的直播前浪们一定会专注于个人IP,而不是行业发展和商业生态。抛开品控风险不谈,主播们低价吸引用户再用高价或者出货量割韭菜的商业模式本身就难长久,新兴的商业巨子不作恶只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成为真正的既得利益者。

下一个联名抵制的是谁

当一个商业模式开始成熟的时候最先受影响的一定是上游,互联网从来都是上下游一起收割的。压缩商家利润只是初步手段,以互联网巨头们的习惯衍生出竞价排名一样的行业规则是迟早的事情。经销商联名抵制社区团购事件刚刚过去不久,下一个被联名抵制的是谁不难想象。

明星不一定能带货

去年就好像有个共识:不带货的不是明星,但所有明星又不一定都能带货,而商家让利跪求头部主播并不是良性循环,各大平台不遗余力的去扶持中小商家去建立联盟,但是盈利无法拉平投入成本的现象其实不在少数。商家广泛开始自主直播,但是同样有诸多问题存在,想依靠直播带货达到四两拨千斤的目的恐怕是天方夜谭,充其量直播带货只是电商的一个分支渠道。

直播带货假货增长四倍多

网络直播面临强监管,而售假事件对直播带货的负面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各种问题的出现让行业增速进入回调期。诱发的主要原因是12315接到直播相关投诉举报达到2.19万件,同比增长479.6%。刷量造假所催生的泡沫很难让消费者产生依赖性,商家索赔、消费者投诉之类的负面声音会越来越多。

结束语

已经开始刷单饮鸩止渴了,仍然有资本大量涌入,这不是泡沫是什么?进入后疫情时代的直播带货要凉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