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下跌、估值下滑,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寺库(SECO.NASDAQ)正面临或将退市的尴尬处境。

截至1月15日收盘,寺库报收2.86美元/股,与2017年9月22日上市时比,股价已跌去76.36%。

1月11日下午,寺库宣布,该公司董事会已收到该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日学发出的初步且无约束力私有化建议书。

李日学提议,以每ADS3.27美元(相当于每股A类股6.54美元),总价约2.3亿美元的现金收购公司全部已发行、李日学及其附属尚未拥有的A类普通股。

若收购完成,寺库将从纳斯达克全球市场退市,成为一家私人持股公司。目前,寺库董事会已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对私有化提议交易进行评估。

1月14日,就寺库今后的发展规划等问题,时代周报记者致函寺库,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同日,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寺库退市原因或与目前估值过低有关,“不排除先私有化退市,之后寻找机会回国上市的可能。国内的估值水平大概率高于美股。”

截至1月15日,寺库收盘价2.86美元,市值为2.02亿美元。

无论退市与否,寺库面临的局面都不乐观。1月15日,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寺库面临定位模糊、用户增速持续放缓和赛道竞争激烈等诸多困境。

财报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寺库营收为13.73亿元,同比下滑29.3%;净利润为2080万元,同比下滑66.5%,环比增长252.5%。

已遇增长瓶颈

寺库的退市与其发展走势不无关系。

成立之初,寺库做的是二手奢侈品寄卖的生意。2013年开始,寺库宣称自己是“高端消费服务平台”。直到2017年,寺库形成了四大核心业务板块。

2017年,寺库业绩增长迅猛,营收37.4亿元,同比增长44.21%,净利润1.33亿,同比增长399.3%。

好景不长,2017年后,寺库的增长便持续减速。2017年-2019年,寺库净利润为1.33亿、1.56亿和1.62亿元,增长率分别为399.3%、16.59%和3.94%。

活跃用户数上,寺库也遇到增长瓶颈。

财报显示,寺库2020年第三季度活跃用户为51.87万。2020年Q1-Q3寺库活跃用户增速分别为:11.5%、9.2%、7.5%。

2020年前三季度,寺库营收36.85亿元,同比下降23.69%,亏损1582.60万,同比下降113.42%。

1月14日,易观分析流通行业分析师陈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全球疫情影响下,民众收入和消费习惯受到影响,对奢侈品的消费需求也就相应减弱,“这或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寺库的业绩。”

即便没有受到疫情影响,寺库的成长空间依然受到外界的质疑。

“奢侈品类垂直电商的发展空间和用户数量密切相关。相较于整体的消费者群体,奢侈品的消费群体本来就属于小众群体,寺库的成长空间也因此受限。”陈涛表示。

缺乏护城河

目前,在“高端消费服务平台”的定位上,寺库已有诸多布局。

官网显示,截至目前,寺库已在中国、香港和马来西亚等地的热门购物目的地和中央商务区开设6个线下体验中心。

2013年,寺库便开始布局跨境业务,在多地建立保税仓库。目前,在中国部分城市,已可实现“2小时极速达”。

此外,寺库还与Prada、LANVIN、Valentino等顶级国际品牌达成合作,并不断扩充自身的产品线。2020年9月,寺库与中国著名的白酒品牌贵州茅台建立直接合作关系。作为合作的一部分,53度的飞天仙子茅台已在寺库面市。

1月14日,网经社电子商务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寺库并非没有自身优势,“在奢侈品电商领域深耕多年,寺库在渠道等方面积累了资源,形成自己的体系。”

尽管如此,上述积累都很难称得上是寺库的护城河。

1月15日,北京京商流通战略研究院院长赖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奢侈品电商的门槛并不高,平台不可能与品牌达成独家代理等合作,在低价获得货品上存在难度,如果平台想要持续地高速发展,必须持续有有价格竞争力。

赖阳表示,虽然垂直奢侈品电商在提供相关生活服务上有一定优势,但在相关服务的提供上,也容易出现问题。

“如果找的是第三方机构提供鉴定等服务,为给会员一个好的服务价格,平台在其中难有利润空间。”赖阳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9月,寺库曾因虚假宣传被北京市西城区市场监管局罚款30万元。相关处罚决定书显示,寺库拿不出材料证明其此前宣传的“全球超过80位顶级资深鉴定专家”的事实。

直播突围难

近年来,头部综合电商平台和奢侈品品牌的合作越发紧密,寺库受到的挤压也越发严重。

莫岱青提到,近年来,阿里、京东等巨头发力奢侈品市场,加上奢侈品品牌方也加速在中国的数字化进程,对奢侈品电商如寺库等来说是强大的冲击,众多玩家分羹奢侈品市场也削弱了寺库的优势。

据媒体报道,截至目前,已有超200个奢侈品品牌入驻天猫。2020年,Prada、巴黎世家、Gucci等奢侈品品牌,以及历峰集团旗下珠宝腕表品牌集中入驻。

重压之下,寺库试图通过直播突围。

2020年12月17日,寺库在北京打造的第一家奢侈品直播基地正式开业。基地共有三层,面积共计7000平方米,整个展区可容纳300位主播,将以“走播”+独立直播间等多种形式进行直播。

在垂直奢侈品电商附加直播这条路上,寺库同样面临众多竞争对手。

2020年2月,二手奢侈品直播电商渠道品牌“妃鱼”完成数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截至该年3月,妃鱼在全国近10个城市建立数十个直播间,自营主播近60位。

2020年12月,二手奢侈品服务平台“红布林”也完成了数千万美元B2轮融资,该品牌在公司内部成立MCN团队,从奢侈品从业者中挑选主播,给予内部培训。

目前,红布林在抖音等平台皆设有直播账号矩阵,月GMV已破亿。

“直播从2020年开始就很火爆,众多电商入局分羹,寺库押宝直播也算是开拓了一个新的渠道。但目前直播市场竞争激烈,已经被众多平台瓜分,寺库想要通过直播突围并不容易。” 莫岱青说。

时至如今,寺库的奢侈品电商故事已经越来越难讲。

在上市第一天,寺库就从未被资本市场买账。公开数据显示,寺库IPO共发行850万美国存托股(ADS),发行价为每股13美元。上市第一天,寺库开盘价为12.1美元/股,以23.08%跌幅下行,最后报收于10美元/股。

此后,趣店曾试图与寺库抱团取暖发展旗下奢侈品电商“万里目”。2020年6月3日,趣店与寺库宣布,趣店以至多1亿美元的价格认购寺库最多10204082股新发A类普通股,相当于9.8美元/股。交易完成后,趣店持有寺库约28.9%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如今,随着寺库私有化的推进,趣店已然浮亏过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