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微信视频号接入小程序,直播带货的诱惑太大了

随着2021年微信走过属于它的第十个年头,如今俨然已经成为了大量用户离不开的社交平台,并且其也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为了互联网的基础设施。不过成熟自然也就意味着微信需要更加“世故”一些,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外界认为微信已经俨然撕下了克制的标签。在这一年中,微信也迎来了大大小小的众多更新,而在功能更新上,视频号则几乎是其中之最。

近日有消息显示,视频号链接小程序的功能正在进行灰度测试,用户进入视频号的个人主页就可以看到“商店”的入口,点击进入即可快速跳转到商家自有的小程序。这就意味着在微信方面提供的微信小商店之外,视频号用户也将可以使用属于自己的小程序,这就相当于打通了一个巨大的流量池,或将帮助商家促活留存。

作为一个在2020年初才诞生的模块,视频号的更新速度显然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如今更是已经占据了从发现页、搜一搜、看一看、朋友圈、聊天、微信红包,再到个人名片的几乎每一个角落,而在功能上也已经有了打赏、连麦、美颜,再算上如今正在灰度测试的链接小程序功能,将直播带货也安排上了。因此也难怪外界对此认为,微信的视频号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走完了抖音与快手花了三四年才走完的路。

微信之所以不再克制,甚至让人感觉其对于视频号表现得很心急,关键或许就在于时不我待。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不同于互联网在空间概念上是无远弗界的,但时间上还是有限的。无论是一线城市的时尚达人,还是五环外的小镇青年,一天都只有24小时,这就是罗振宇口中的“国民总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下,用户多看抖音,自然就会少刷微信朋友圈,因此视频号也正是微信在短视频时代,用于抢夺用户时间的工具。根据QuestMobile公布的数据显示,字节跳动系产品基本每年能从腾讯总流量中分走3%的用户总时长。所以有观点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就由不得腾讯不着急了。

根据微信方面公布的数据,在去年6月末,微信视频号的日活已经突破两亿。当然,背靠拥有12亿用户量这样巨大的流量池,2亿甚至于到今天为止更高的日活,其实也并不奇怪。而微信方面之所以要倾注如此多的资源来扶持视频号,最直接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此前的同类产品实在不算抖音或快手的一合之敌,因此趁着目前抖音与快手的用户总和还没有达到10亿量级,微信下场或许还有挽回局面的可能。

既然背靠微信如此庞大的流量,可为什么微信团队还是让人感觉太着急呢?在一些视频号作者看来,问题的核心或是因为视频号看起来实在是有点“平庸”,由于腾讯在短视频赛道的落后,也带来了创新方面的相对缺乏。事实上用过视频号的朋友应该都有一种感受,其看起来几乎就像是一个套着微信UI的抖音,无论是功能还是内容,甚至推荐机制,看起来都有着抖音的影子。

但这其实是作为追随者的无奈,既然视频号暂时还做不到“有趣”,用“有利可图”来吸引内容创作者,将实实在在的物质收益作为正向激励,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根据QuestMobile在去年8月发布的《2020微信小程序半年报告》中显示,截至2020年6月,微信小程序的月活用户规模已超过8亿,同比增长11.6%,月活跃用户规模达亿级以上的小程序增加至8个,整个2019年小程序的交易额已达8千亿。而根据据商务部的监测数据,仅2020年上半年,全国的电商直播就已超过1000万场,观看人次超过500亿,上架商品数超过2000万。

数以亿计的日活用户,再搭配点击跳转小程序即可下单的优势,这显然或将是一个巨大的宝藏。相比于抖音与快手来说,视频号对于直播带货其实还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即能够通过微信打造私域流量池社群,这就意味着虽然同样是玩粉丝经济,但视频号的主播就可以利用社群来带货。并且不同于缺少电商平台支撑,导致在支付及物流上的脆弱,京东与拼多多作为腾讯的盟友,显然也是视频号进军直播带货领域的好帮手。

从去年圣诞节前夕上线打赏,到如今为直播带货铺平道路,微信对于视频号虽然可能有点“拔苗助长”之嫌,但时不我待,直播带货这一轮风口再不追赶,没准在愈发严格的监管下,这个风口可能就要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