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清江

  直播带货的风口下,守在屏幕前抢购“特价商品”已经成为很多人的习惯。2020年前11个月,电商直播已超过2000万场。而狂欢的背后,头部主播屡屡“翻车”,虚假宣传、问题产品的投诉不断。记者调查发现,部分直播带货套路满满,演戏砍价、哄抬价值。还有主播低价售卖三无日化产品,一些卫生用品生产商甚至专门生产劣质湿巾,专供直播带货。(1月5日《新京报》)

  近年来旺盛发展的直播带货行业,基本上什么人都能上直播带货,什么货物都能搭乘直播的快车,在“唯低价”引流竞争的驱动下,畸变出了行业恶性竞争,不少直播间满是虚假套路和假冒伪劣产品,除了直接侵害消费者权益之外,更严重的是对商业诚信底线与实体生产良性竞争秩序的冲击与颠覆,因为“卖得好”比“质量好”更具有激励效应。

  治理直播带货的着眼点,不应只限于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更应放在维护积极健康的市场秩序以及呵护诚实制造与锐意创新的高度。

  首先要给“带”设立门槛与底线,包括平台与从业者,都应当有严格的“准入门槛”以及完备的“逐出机制”,为行业构建起良好的生态。或可建立“直播主播”禁业“黑名单”制度,对严重违法违规者除了依法依规课以重罚之外,还予以永久性逐出;还可建立平台“整改、整治期”制度,对于不履行管理责任,导致违法与侵权现象多发频发的平台,责令关闭业务限期整改,倒逼平台尽责。

  其次是给“货”设立门槛与底线。不能什么都拿到直播间来卖,应建立适合直播带货的商品分类与细目,给所带之“货”划出明确的范围。任何“货”都必须是正规合法有质量保证的产品,建立严格的带货商品来源备案、备查制度,给直播带货设置“假冒伪劣”的过滤网。

  除了完善顶层设计之外,更重要的还是要完善监管执法机制,提升监管能力,避免“牛栏关猫”。监管与执法应建立与电商发展相适应的跨区域跨层级的一体化机制,实现无缝监管;监管手段也应不断创新完善,如建立线上营销商品溯源机制,让带货的每一件商品,其生产企业、品质信息真实可查,与带货商品来源备案相互印证,将“假冒伪劣”堵在营销渠道之外,避免在末端执罚上事倍功半。

  编辑: 宝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