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电动车公社」

和我们一起重新思考汽车

大家好,我是电动车公社的社长。

老杜是一个会展专家,原本每天波澜不惊的日子,从买了一台理想ONE之后就全变了:

现在他除了自己的本职工作以外,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要刷刷理想的车主群,第二天到了公司如果不是特别忙,也要随时关注好几个车主群里1000人的一举一动。

因为他是理想北京车友会的会长。

“我这其实就是尽点老韭菜的职责,大家关于这个车、这个牌子可能经常有些小问题要问,尤其是新车主可能功能还没玩明白,我们就是带着大家一起玩、一起吐槽。”

老杜经常以“老韭菜”自嘲,他是最早期的车主了,尽管理想ONE上市后并没降过价,但老杜觉得自己曾经陪着理想汽车一起度过了大家都不看好时最艰难的日子。这个“老韭菜”的自嘲,在他看来,还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

在2019年,很多人并没把“理想”算进新势力前三,而到了今年,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认可新势力排前三的分别为:蔚来、小鹏、理想。

说实话,前几天刚交付30000台车的理想汽车,争议真的很大,甚至是这3家里,目前争议最大的。

——作为在众多造车新势力里中使用增程式的少数派,理想汽车一直以来都备受口舌:对于传统燃油车来说,有着180km纯电续航的理想ONE,自然而然是当之无愧的新能源车。

但对于那一众走纯电动技术路线,甚至不惜自建充电桩的车企来说,理想似乎又成了他们中的异类。

甚至连三家造车新势力的创始人原本就是好朋友,甚至可以坐在一起促膝长谈的事实,也无法改变外界对理想走增程式路线的的质疑。

其实,外界对理想的一切争议和质疑,在30000名理想车主的身上,都可以得到解答。

有时候只是我们不愿意去了解他们。

之前有粉丝朋友吐槽我关注理想相对较少,这次我找了107位车主仔细做了问卷调研,同时对12位车主进行了线上或线下的专访,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分享给大家。

面对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质疑,大多数的理想车主对此都不屑一顾,因为对他们来说,车,是为了家人买的,只要家人用的好,其他的便不需要在乎。

这也是为什么尽管有了30000名车主,但网上理想车主的声音似乎寥寥无几——比起互联网上的纷争,更关心家人的理想车主在网上似乎就如隐形了一般,让外界很难从中知道他们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博楠是理想车主中少有的热血派人士。

作为自由职业者的他,在2003年就买了属于他自己的第一台车,一台Polo,据博楠自己说,很巧合的是,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的第一台车,也是同款Polo。

“他那会是京城创业的青年明星,当年真是个黄金年代,人才辈出!”提起自己和李想的第一台车一样的事情,博楠不禁感叹到。

而博楠之所以成为理想ONE的车主,也和李想这个人脱不开关系。

用博楠自己的话说,自己从最初的京城IT四少声名鹊起开始,就一直在关注李想——从泡泡网开始,到汽车之家上市,到被平安收购,到他离开汽车之家,再到创办车和家(理想汽车前身),SEV失败,紧接着要弄大车,李想人生中的重要时间点,博楠提起来都如数家珍。

而在知名车评人韩路披露理想ONE的外观时候,博楠就决定买了。

之所以那么关注李想,用博楠的话说,是因为他感觉李想这个人太耿直了——很多可以不说不解释的问题,李想偏要一句一句的解释清楚。

这种做事的态度,是很多人都学不来的。

而正因为如此,博楠对于网上很多攻击理想的言论,自然是非常地看不惯。“尤其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人,我总忍不住去回击一下。”

“我怼的人,有理想车主,也有蔚来车主,也有微博上满嘴放炮的键盘侠。”初次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很简单直接地告诉了我他是什么样的人。

同为北京车友会的会长老杜,则将之称为“一个常年在外征战的小伙伴”。

在107个填了问卷的车主里,59%的车主表示,面对外界对于理想的质疑,他们选择的都是“不予理会,不在意外界眼光”。而26.92%的车主并表示,“只会解释少数几次”。

如果说10个理想车主里,有9个对外界的质疑声音并不在乎,那么博楠就是那唯一的一个愿意花时间,花精力,为理想站出来和无脑车黑对喷的车主。

但博楠并不是一味去单方面维护理想。

在他看来,如果对方基于对这个车的充分了解后,发表意见认为理想不好,那他觉得是OK的。对于抱着互相探讨的目的来交流的人,博楠说他可以陪对方聊一晚上。

但很多时候,他遇到的都是一些“连什么是增程都不知道,车都没摸过,还满嘴仁义道德,甚至上升到道德绑架的人。”

“我会怼到对方闭嘴为止,”博楠这么和我说道。

博楠并不是增程式的铁杆粉丝,对于技术路线的选择他其实并不关注太多。因为在他看来,车主的实际用车环境和需求才是最重要的,既然增程式可以让部分人不用排队充电,生活更轻松更美好,那就有它存在的道理。

而他自己,也在近期打算买一台五菱宏光MINI EV,用来解决10公里半径生活圈的出行。“毕竟理想这台车好是好,但是太大了。”

在理想北京车友会里,有博楠这样让会长老杜对其行动力感慨不已的的热血派,而更多的车主们,虽然来自各行各业,但是他们最大的共同特点就是买理想,更多的都是为了家人。

在我调查的这107个车主里,男车主比例几乎接近99%,而开着一台“粉色”理想的叶子,则是另外的1%。

对于理想这个车,叶子直言不讳地说自己其实是个“伪司机”。

最初理想ONE其实根本不在叶子的备选名单中,看上凯迪拉克的叶子,在男友的“劝说”之下,直接提了另一半更看好的理想。

叶子的职业和财税相关,工作起来严谨、认真、有板有眼,但在生活中其实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

她并不在乎自己开的车是加油还是加电,甚至开上理想ONE有一阵之后,叶子才偶然在社区里找到了本地的车友会。

对于叶子来说,理想ONE让她多了很多很多的好朋友,平时在工作中就负责组织活动的叶子,因为喜欢热闹,所以也帮着车友会搞起了活动。

“今年6月份的时候,本来是已经准备好做一场百车大活动了,踩过点儿、报过名,大家都很积极,但是因为新发地的疫情,所有活动都泡汤了,我们只能在网上征集大家的照片,借着父亲节的口儿,做了一次主题活动。”叶子不无遗憾地和我说道。

而理想的车主虽然对外界的质疑很少回应,但他们参加活动其实非常积极,用车友会会长老杜的话说就是:“一说有活动,报名很积极,我们组织活动出去玩,明明有限制人数,都能报超了。”

而在众多活动中,最具有理想车主特色的,就是亲子活动。

根据我们107个车主的问卷结果来看,一半以上的车主都会带着孩子去看车。理想车主中,每5个人中,有4个车主有孩子,其中有3个车主有2个孩子以上,而那个没孩子的,大多也在准备当爸爸的路上。

对于孩子和理想ONE之间的关系,杭州提车187天、卖了157台理想的HouYinZhang是这么说的:

“我是杭州宝马M系群的群主,我一个朋友把宝马X6M卖了,买了这个车,我当时骂他是个神经病,他让我一定要去试试看。后来我就偷偷找邻居试了一下,我四岁的孩子在车上跑起来叫着理想同学,笑得很开心,当时我就决定要买它了。全家用脚投票卖了路虎,换了它。”

——理想车主们的车友会活动,经常就是大家相约着带着孩子一起出去玩儿,今天去红螺寺,明天去雁栖湖,很多理想车主之间的友谊,也是因为孩子而逐渐加深的。

而孩子们,也很喜欢理想ONE。

“我儿子就每天上学的时候还喜欢坐我车,因为上学路上能看动画片,以前离得远,所以看的时间多,现在住得近了,也就看一两集就到了。”被问到孩子和车的时候,北京车友会会长老杜是这么说的。

对于孩子和理想,老杜内心其实有点纠结。

凭着对自家孩子的了解,担心孩子上瘾的老杜虽然是带着孩子去提车的,孩子也表示很喜欢理想ONE,但考虑再三,思维缜密的老杜并没有在提车的时候,当场告诉孩子理想ONE有个娱乐屏能让他看动画片。

哦对了,老杜提车的时候,博楠是跟他一起提车的。

——老杜的理想ONE,买来后很长一段时间娱乐屏都是关闭的。直到后来一次出远门,孩子才知道理想ONE是一台能让他看动画片的车。

自此以后,车里的画风就突然变了。

只要全家出远门游玩,那么对话通常是这样的:“理想同学,我要听要不要买菜的活动的萨日朗。”理想同学说:“好的,让我们一起听要不要买菜的火红的萨日朗吧。”

于是车里就洋溢着诸如“少年,下山,火红的萨日朗”这样的抖音神曲。

单曲循环的日子过久了,审美有点疲劳的老杜不得不将“理想同学”设定为只有主驾能用。“要不然他在后面老瞎喊,搞得我没法安心开车”——虽然这句话听起来满是抱怨,但能感觉到其实老杜始终乐在其中。

对于此,热血车主博楠则有另一番体会:

“原本和朋友一起开三辆车去内蒙,结果孩子都上了我家车,一路上调戏理想同学,让理想同学讲故事,听歌,停车休息时候不下车,都在车里看动画片。当时把我车的电都快用完了,到了吃饭的时间也不下车。”

“关键是我还要给他们开着空调,座椅加热,怕他们冻着…….”

“最后我们要提前走,其中一个家里刚买了新款宝马530的孩子问爸爸,叔叔能把车留下吗?他开咱家车走”,说到这里,我和博楠都笑了起来——在孩子眼里,不能看动画片,没有“理想同学”的宝马,似乎确实对孩子的吸引力小了不少。

有意思的是,在我们这107份真实车主的问卷调研里,其中有12.5%的人是从宝马换的理想ONE,或者是从宝马增购的。

更有意思的是,这107份问卷里,理想ONE已经成为86%的车主家里的主力车,北京地区的这个数据更可怕,94%的车主已经将理想ONE作为家里的主力车。

无论是平时上下班,还是周末带孩子出远门,必然要考虑补能的问题。

有意思的是,虽然理想ONE是一台增程式SUV,但无论是叶子,还是博楠和老杜,他们每个月基本都只加一次油,更多的是充电。重庆地区的车主胡君翊则告诉我,他半年才加一次油,由于家里有家充桩,所以几乎每天都会充电。

而如果从这次参与调研的车主来看,加油的频次为:11.54%的车主每周一次,21.15%的车主半月一次,34.62%的车主一月一次,26.92%的车主三个月一次,还有5.77%的车主甚至每半年才加一次油。

——是理想ONE的车主都不爱开车吗?

真不是,而是他们太喜欢充电了:整体上理想的车主中,一个月充一次电的只有0%,一个月充2-3次电的有9.62%,一个月充3-5次电的有19.23%,而一个月充5-10次电的高达38.46%,剩下32.69%的车主,则是几乎每天都充电!

更绝的是,当我问道:“如果理想ONE是纯电车、但其他配置都一模一样,还买不买?”,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车主都表示“可能不会买”。

开车用纯电模式,平时喜欢充电,一个月或者半年才加一次油,但又不愿意买纯电车,这似乎是在充电基础设施不够完善、充电速度不够快的当下,新能源发展在用户端遇到的最大问题。

不管增程式的技术路径是否代表未来,也不管增程式技术本身的难度到底如何,至少现阶段确实解决了一部分用户的需求,并且给想尝试新能源、但对充电还有所顾虑的用户一次接触新事物的机会。

聊起对理想ONE最满意的三点,叶子,博楠和老杜都提到了增程式的长续航,纯电的安静和六座车型的功能强大。在107个车友中,这3点也确实是被选择得最多。

而最不满意的地方,身为北京车主的他们,对于“虽然理想ONE是绿牌,但是还得限行”这件事感到遗憾。而家人对于这辆车最不满意的地方,107个车主里反馈最多的就是:“车太大,老婆不敢开”。

说起满意和不满意,在北京的车友会里,最有资格评论的,可能是大盛了。

大盛跟老杜、叶子都是好朋友,和别人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不仅是理想ONE的首批车主,而且还是威马EX5和小鹏G3的首批车主。

老杜抓大盛过来陪我聊天,是想让他跟我吐槽一下理想。

毕竟跟媒体一直在说理想各种好,他们觉得似乎还不够客观,就干脆将“经验最丰富”的大盛抓了过来。

“我先入手的威马,然后觉得小鹏车真香,最后入手的理想。小鹏各方面都比威马香,但对于我自己来说,理想除了车机系统,其他都比小鹏适合我。”大盛的开场白立即就让人提起了兴趣。毕竟这三台车的总价格加起来,其实已经有60多万了,甚至足够买一台保时捷。

而大盛却一直在买新能源车。

对于理想,大盛毫不客气的跟我吐槽了起来,他觉得缺点是:电池不够大,油箱不够大,动力输出没达到预期强劲。

“那你会考虑买续航更长,动力参数更强的新品牌吗?”我试探着问到。

“不考虑,实事求是讲,理想在最初的阶段说的续航是1000公里,最后正式发布后续航还剩800公里,所以我担心那个新品牌的续航其实也差不多。”

“我怀疑你是李想的铁杆粉。”

“并不是,李想还没我帅呢,我不粉他,单纯是喜欢这台车!”大盛笑着回答。

“不过,每次理想有问题我就会对比一下威马就释然了。”大盛半开玩笑一样补充到。

——事实上很多人和大盛一样,他们喜欢的并不是一台增程式的SUV,也不是一台Model X或者ES8一样大的SUV,他们喜欢的是理想ONE这个产品本身。

在推荐买车这件事上,包括叶子、老杜、博楠、大盛,几乎所有的理想车主,都愿意推荐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去买理想ONE。

不过大盛是最特殊的那一个。

作为首批威马车主的大盛,曾经因为理想ONE,在威马车主群里跟一个威马车主对骂了起来,双方互不相让一直在群里骂了几个小时。

这场战斗的结果是,群里有两个围观大盛骂战的威马车主,最终都去买了理想,并在推荐人一栏上填了大盛的名字…….

——听到这里,我突然觉得,罗老师带货似乎不算什么,不就交个朋友不赚钱吗,而理想车主大盛,骂人都能成功帮理想带货,卖出了两台车……

“我没刻意推荐,我就骂那人来着,摆事实讲道理,然后他们就买了”,对于这场“带货骂战”,大盛这么总结道。

作为首批车主,大盛对威马确实有些不满。

“如果评分的话,理想我可以给5星,而威马我半颗星星都不想给,甚至想给他负的星星。”

在我们这次随机调查的107名车主中,53%的车主给评了5星(远高于买车预期),30%的用户给了4星(略高于买车预期),大家给的平均分为4.425颗星。

而作为车友会会长的老杜表示,最初想换车的时候就直接考虑的混动,X5,GLE,途锐,混动版揽运他都看过,但是最终选择了国产的理想ONE,因为这是一台能让他开着宝马五系去试驾并回来以后还有冲动去锁单的车。

不过老杜觉得,对比宝马,理想仍然有可以改进的地方。

例如刚提车的时候,理想ONE的车机就让他感到很不舒服——方向盘的静音键,一开始只是静音,音乐还在继续播放,这就有点不符合使用逻辑。

所以老杜经常跟理想官方提意见,会建议他们去看看或者去开开别的车,有的功能在别的卖得好的车上做成别的样子,一定是经受了市场的检验的。总之就是希望理想能更好,让车主用着更舒服。

而理想有的功能,也确实按老杜他们提的建议改进了。

但老杜仍然对此有所不满,因为他发现理想这家公司,似乎有点“缺乏自信”——“有的时候理想自己更新的东西明明很好,但一被部分车主强烈吐槽之后,可能就会把功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导致前面的努力成果白白浪费。”

“其实我觉得理想可以坚持一下自己的想法,毕竟只要最终的结果是让车主体验更好,那就是值得的,”老杜这么和我说道。

写在最后

,”

前两天在另一个品牌工作的同学私信我说:“我在一些兴趣群里看到别的车主在骂我们,我就好生气。”

我笑她生气太可爱。每个品牌发展到一定阶段,接受舆论的监督、甚至攻击都是必然的过程,最怕的就是在发展过程中,没人关注、没人议论。

2019年12月4日,理想汽车交付第一辆车。本以为经历了融资造势情况不如其他新势力、为升级硬件将交付延期1月的理想汽车,终于可以迎来舆论上的正面声音了。

但大家没想到的是,在过去一年零20天的交付里,理想汽车经受的质疑却不比交付前少。

不过好在,销量和资本不会骗人。

2020年6月16日,在疫情影响了几个月的情况下,理想汽车成为最快交付10000辆车的造车新势力;

2020年7月30日,理想汽车成为赴美上市的第二家中国造车新势力,发行价11.5美元,收盘16.46美元,当晚市值达到139.25亿美元;

2020年12月18日,理想汽车交付30000辆;

而截止到2020年12月24日晚23:00,理想汽车股价为30.56美元,总市值达到了274.3亿美元。

理想汽车的30000个车主里,有一部分像@博楠 这样的车主,仍旧每天活跃在各大社交网站上,为理想汽车在外“征战”“正名”;

有一部分像@HouYinZhang 的车主,仍然不遗余力在外推荐别人买理想,甚至愿意把所获积分都让给买者,只为了理想能多一台交付;

当然,还有更多我们不知名的车主们,在互联网上并没有发出过自己的声音,甚至面对别人的质疑,都懒得再解释了,但他们为了自己的小家庭,正在加入理想车友这个大家庭。

(图片来源:理想汽车官方公众号)

关于技术路径的选择问题,一直是大家争议的焦点,不过,不管最后留下的是谁,还是一直是技术并存的局面,都应该尊重每一个用钱投票的人的不同选择。

最后,我建了个理想ONE兴趣群

感兴趣的可以进来玩玩

群有200人限制,如果满了